章節目錄 第十五章 熬鷹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我就想做紈绔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喜歡的朋友們收藏一下吧,順便求幾張票。)

    開封府。

    作為東京汴梁的政務衙門,這里當然是戒備森嚴,尋常人自然難以隨意進出。

    但是高伯年是尋常人嗎?

    他是高俅高太尉之子,這身份可是響當當的金字招牌。

    因此他一到,這里整個衙門都緊張起來。

    府尹不在,只剩下一個主簿坐鎮,聽說花花太歲來了,頓時就感覺一陣頭疼,慌忙迎接出來。

    “不知高衙內到訪有何要事?”

    主簿是一個胖乎乎的中年人,兩撇鼠須一般的胡須,三角眼,一看就讓人感覺很油滑,絕對不像好人。

    早有高富安在旁邊小聲告訴,這是開封府里的主簿,叫鄭敬之,為人油滑無比,很是貪財。

    這跟當初高伯年看的電視劇里可是差的遠了,想想也是,這等身份,明顯就是大權在握,在大宋這個富庶又不喜戰爭的朝代里,怎么能不貪呢,看他這身形就知道。

    高伯年如今對自己這個身份也算適應了,哪怕沒有官身也不虛,直接道:“原來是張主簿,有事要去牢里跟那林沖有幾句要緊話詢問一下,還望主簿大人行個方便!”

    鄭敬之一聽是為林沖而來,就有些忐忑了,連忙道:“衙內,這林沖可是要馬上發配的人販,府尹大人早有言在先,任何人不得探視,這……叫小的很是難辦啊!

    高伯年根嘴角冷笑,對著高富安使個眼色,后者馬上就上前悄悄將一張銀票塞進了張敬之手中。

    張敬之瞬間滿臉堆笑:“當然,衙內可不是任何人,這個還是可以的,不過這么多人進去怕是多有不便!”

    高伯年當然明白對方什么意思,是擔心他帶人進去弄死了林沖,這事就不好交代了。

    “無妨,本衙內帶三兩個人進去即可!备卟暾f著,回頭看了一眼,只見不遠處張全安父女已經來了,正緊張的站在不遠處張望。

    高富安馬上招招手,讓兩人過來。

    高伯年對他們點點頭,然后對張敬之道:“本衙內也知道林沖即將被發配了,這一去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來,這不,我好心讓他們一家進去見一面,也算是聊表心意吧!

    張敬之心里鄙夷:“就你花花太歲的德行,還會發善心?鬼知道你又耍什么花花腸子呢。不過這林娘子還真是有些姿色啊,難怪這肉球會這么費心思,難道已經被拿下了?”

    張敬之心里的想法可不敢表露出分毫,點點頭:“這樣倒是無妨,衙內請跟小人來!”

    于是,張敬之帶著幾個衙役前面帶路,高伯年高富安,陳二狗兩人護衛,張全安和張嬌娘跟在后面,一路就進了開封府,直往大牢而去。

    不多時,眾人就站在了一座厚鐵皮包裹的大門前。

    大門成黑市,分兩扇,上面刻畫著一個兇神惡煞的兇獸頭像,正好從門中間分成兩半。

    高伯年認得怪獸是狴犴,向來都放在監獄門口,或為石像,或為刻圖,寓意公正無私。

    張敬之讓人傳話,馬上有人從門上打開一扇小窗,看清是張敬之之后,這才開門。

    黑鐵門不會隨意打開,鐵門上卻是開了一扇小門,正好能一次容一個人進出。

    小門一打開,高伯年瞬間就聞到一股腐臭的味道從里面沖了出來,讓他直接就用袖子捂住了摳鼻,那味道,一般人真的受不了。

    “高衙內,牢房重地,不容有失,還望趕緊進入!”張敬之催促。

    這事雖然就是府尹大人知道了也不會說什么,但是要傳出去卻是顏面上很不好看。

    高伯年點點頭,高富安第一個就走了進去,高伯年隨后,后面緊隨著張全安父女,陳二狗則是跟在了最后,另外張敬之派了一個衙役給他們帶路。

    高伯年也是第一次進入這個時代的開封府大牢,心中也是好奇不已。

    這大牢很大,進去后就是一個長長的青石臺階,竟然是直接向地下延伸的,墻壁也是青石鑄就,極為堅固,就是有人想要逃出去,只怕也是難如登天。

    里面很黑,好在墻壁上隔上一丈遠就會有一支火把,倒是能看清路。

    走了大約三十米遠,眼前豁然開朗,高伯年卻是猛然心驚起來,這婉如走進了地獄一般,這就是傳說中的地牢?

    他不清楚其他地方上的牢房是什么樣子的,如果都是這種地牢形勢,那還真是能把人逼瘋。

    “衙內,這邊請!”那個衙役明顯進來過的次數不少,倒是十分熟悉。

    到了這里,空氣更加惡劣,里面混合著汗水、糞便、血腥、發霉等等各種味道的混合氣味,實在不好受。

    “犯人都關在這里面?”高伯年問道。

    “當然不是,重犯才關押在地牢,那些輕犯,一般都在上面!”衙役解釋道。

    高伯年恍然,也是,林沖可是帶刀沖入白虎節堂的重犯,那是謀反之罪,當然是重犯,而且是高太尉送進來的,關在這里才正常。

    眾人進來的聲響很快驚動了里面的一些犯人,馬上有人如同瘋癲一般的沖向牢門。

    “呵呵,又把什么人送進來了?胖子?這么胖也犯了重罪?”

    “混蛋,快放大爺出去,大爺一定殺光你全家!”

    “爹啊,娘啊,你們死得好慘啊,我要給你們報仇!”

    “惡賊,納命來!”

    ……

    各種聲音不絕于耳,高伯年聽得毛骨悚然,臉色慘白。

    太可怕了,這些人明顯已經被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有些精神不正常了。

    就是那衙役也臉色嚴峻,厲聲大罵:“都滾回去,還嫌吃的板子不夠是不是?”

    后面的張全安父女更是臉色慘白一片,心里又驚恐又害怕,想著林沖也不知道現在成什么樣子了。

    一直走過了幾十個牢房,終于到了一處,這里有個大空間,四周都是牢房,最中間擺著一張桌子,上面放著幾只臟兮兮的粗瓷碗,還有幾條條凳,旁邊幾根粗壯如老樹的石柱子,在火把下搖曳,高伯年分明能從上面看到不少干涸的血跡,估計是拷打用的,旁邊的一些刑具就證明了這一切,帶著倒刺的鐵鞭,烙鐵,更多的是高伯年根本沒見過的。

    “林沖,有人來看你了!”那衙役忽然沖著一個用粗大鋼筋做成牢門的牢房喊道。

    一聽道這句話,張全安和張嬌娘就想沖過去,卻是被高伯年直接攔住,小聲道:“要想讓他活著,你們就先不要出聲,本衙內等會自會讓你們跟他說話!”

    兩人立刻不說話了,站在一旁淚流滿面。

    一陣慢騰騰的聲響從那牢門傳了過來,顯示著那里面有活人。

    那衙役朝高伯年點頭,示意可以過去了。

    高伯年給高富安點點頭,后者很有眼色,馬上將幾塊碎銀塞進了衙役手里,是個眼色,那人也很知趣,馬上退后:“那請衙內慢慢說話,等會好了可招呼一聲,小的馬上過來接衙內出去!”

    “嗯!”高伯年點點頭,表示同意。

    “誰來了?”

    牢門里一個低沉的聲音問道,帶著一絲顫抖。

    高伯年慢慢走了過去,笑呵呵道:“林沖,本衙內來看看你,咱們又見面了!嘿嘿!”

    “哐當!”

    也不知道什么東西砸在了那牢門上,傳出一聲巨大的響聲:“狗賊,原來是你,你不但調戲我娘子,高俅俺老賊還害的我身陷囹圄,我殺了你!”

    猛然間,一陣鐵鏈響動,直接撞在牢門上,竟然撞得火花四濺,牢門口貼過來一個高大的身影。

    高伯年看清楚了,這人身高足足有一米八,因為高,稍微顯瘦,頭發有些散亂,此刻正咬牙切齒的看著他,似乎想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一般。

    高伯年心里也是震驚,這就是豹子頭林沖?好狂暴啊,難怪武功這么高,手上戴著手鏈,腳上也有腳鐐還這么兇悍,真不知道自己這前任怎么會想著去招惹他的,只怕能被一拳砸死。

    “呵呵,林沖,都這樣了還這么狂?”高伯年佯作鎮定。

    “哼!要不是擔心我的家人,某上次直接就一拳打死了你!”林沖咬牙切齒。

    高伯年聞言大笑:“哈哈哈!那你現在就不擔心他們的安危了?不怕我把他們都弄死?”

    “高顯,你要是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我林沖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林沖怒發沖冠。

    高伯年笑呵呵道:“鬼?呵呵,做人的時候你都斗不過我,做鬼就行了?別做夢了!”

    說道這里,高伯年冷笑一聲道:“林沖,實話告訴你,本衙內這次來就是來弄死你的!到時候,等你一死,你那嬌俏可人的娘子,還不是小爺想怎么樣就怎么樣?啊哈哈哈!”

    “惡賊!你……不得好死!”林沖憤怒欲狂。

    后面的張全安父女也是聽得咬牙切齒,不過早被高富安和陳二狗嚴厲警告不敢發出絲毫聲音。

    “林沖,說吧,你想怎么死?”高伯年淡淡道。

    他在熬鷹!

    特很清楚,要想真正收服林沖這樣一個人,并不容易。

    所以,他先要刺激林沖,讓他把心底的怒氣發泄出來,然后冷靜下來之后才能正式開始談“合作”。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1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