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百四十八章 五個雜魚!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史上最強煉氣期全文免費閱讀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月無痕眼睛暴睜,眼里只有驚駭和不可置信。

    他做夢也想不到,方羽竟然會變態到這種程度!

    光憑肉身抗下他的一刀,而后又以驚人的拳擊穿他的左胸!

    作為中部地區武道界巔峰強者,他的一身術法武藝,居然連施展的機會都沒有!

    “此人……到底是什么……”

    月無痕在失去意識之前,大腦里只有這個執念。

    直到死亡的一刻,他都不知道對方的身份!

    他不甘心!

    “砰!”

    月無痕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倒飛出去,重重地撞在遠處的一塊巖石上,而后趴倒在地,一動不動。

    而后,黑紅的鮮血從他左胸的血洞中緩緩流出。

    看到這一幕,周圍的武者還沒回過神來。

    到底生了什么事?

    他們只是聽到一聲爆響,而后兩道強大的氣息傳來。

    而后他們轉過頭,卻只看到一陣煙塵,之后煙塵中飛出一道身影撞在遠處的巖石上,倒在血泊之中,一動不動。

    他們甚至還不知道,倒在地上的人是誰!

    現場安靜了大概三秒鐘。

    邪月宗的五名武尊,終于回過神來。

    “宗主!”

    五名武尊臉色大變,朝著倒在血泊中的身影疾馳而去。

    他們來到月無痕的身前,將月無痕的身體翻轉過來,臉色再次大變。

    此時的月無痕的臉龐已經被血液沾滿,看不清楚模樣。

    他的左胸上出現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其中空無一物,正在大量流出鮮血。

    “宗主!”

    看到這一幕,五名武尊睚眥欲裂,雙眼血紅。

    怎么可能?

    他們的宗主是武尊巔峰的強者,整個中部地區罕有敵手,他怎么會就這么死去?

    “宗主……一定是被偷襲了!正面交手,怎么可能有人能傷到他?”一名武尊不愿相信,用嘶啞的嗓音說道。

    這時候,后方的眾位武者,也意識到倒在血泊中的人的身份了。

    中部地區第一武道宗門邪月宗的宗主,月無痕!

    竟然是他!

    怎么可能會是他?

    在中部地區,雖然沒有明面上的表示,但武道界大部分武者,都默認月無痕是中部地區實力排名前三的強者,更有不少武者,直接把月無痕稱為中部武道界第一人。

    可如今,他居然被人打倒在地,生死不知?

    而且,他與對手的交手,恐怕連十秒鐘的時間都沒有!

    “這是……秒殺?”有武者咽了口唾沫,驚駭萬分地說道。

    就在眾武者處于震駭之時,圍在月無痕尸體旁邊的五名武尊齊齊轉過頭,看向月無痕與人交戰的位置,想要尋找方羽的身影。

    在場其他武者都沒注意到與月無痕交手的人是誰,但他們五人卻是有看到方羽的模樣!

    是一名身材單薄,穿著淡色長袍的中年男人!

    五名武尊死死盯著那個被真氣轟得有些崩裂的位置,卻沒有看到方羽的身影。

    他們又看向前方站著的一眾武者,還是沒有見到那道身影。

    “該死!逃了?”

    一名武尊站起身來,雙眼血紅,身上爆出陣陣強大的氣息。

    這么短的時間內,對方不可能逃得太遠!肯定還在這里!

    他掃視站在后方的眾位武者,嘶吼道:“趕緊滾出來!我要把你殺了!為宗主報仇!”

    這名武尊身上的氣息十分駭人,以至于在場的武者,心頭都在猛震。

    邪月宗的強者,他們怎敢招惹?

    “是男人就站出來!我要把你宰了!”另一名武尊也失去了理智,朝著前方的眾位武者大吼道。

    五名武尊身上的修為氣息完全爆開來,使得周圍的氣壓驟然降低。

    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力,籠罩在每一名武者的身上。

    有些修為較為低微的宗師有點扛不住,臉色蒼白,身體顫抖。

    對于他們來說,這真的是無妄之災。

    辛辛苦苦地攀登了大半天的火山,突然被傳送回山腳下的原點,而后又莫名其妙遭受到五名武尊的怒火。

    運氣也太差了吧。

    武家大少武東的未婚妻滿彤,才剛剛踏入宗師境界不久,根基不穩。

    此時面對五名武尊的威壓,她直接扛不住,身體一軟,癱倒在地。

    一旁的武東趕緊攬住她的腰,將她扶住。

    但武東本身也有些難以承受這股威壓。

    看著前方這五名胡亂泄氣的武尊,武東臉色陰沉地開口道:“冤有頭債有主,你們要找到傷害月宗主的兇手,沒必要連累到我們在場其他武者吧?”

    聽到武東的話,五名武尊齊齊看向武東,眼神中蘊含著無盡的殺意。

    他們滿心都是仇恨和憤怒,武東這種時候站出來制止他們的行為,簡直就是找死!

    “你們算個屁!若是我們今天找不到殺死我們宗主的人,就是把你們全滅了又如何!”其中一名武尊狂躁地吼道。

    這句話一出,在場所有武者臉色皆是一變!

    這也太過分了!

    邪月宗的五名武尊,真的沒把他們這群武者放在眼里!

    “你們宗主死了,關我們什么事?”

    “就是!你們要真敢對我們動手,武道協會一定會制裁你們宗門!”

    “我就不信你們敢動手!”

    眾武者齊齊聲表示不滿。

    剛才那名武尊的話,就像引爆了火藥桶一般,讓現場陷入一片混亂。

    藏身于人群之中的方羽,趁著這個機會,往通往第二座火山的道路走去。

    “好,你們要找死是吧?那就先拿你們開刀!”邪月宗的武尊已經徹底失去理智,往前兩步,身上修為氣息完全釋放。

    武東往前兩步,沉聲道:“我是武家的武東,你們邪月宗確定要這么胡作非為?我們武家……”

    “滾!”

    為的武尊怒喝一聲。

    這一道聲音之中,蘊含著真氣之威,直沖武東。

    “噗!”

    武東完全沒有做好防御的準備,噴出一口鮮血,倒飛而出。

    “東哥!”滿彤尖叫出聲,跑了過去。

    武東身后的兩名武尊,立即沖上前,臉色無比難看。

    “武家?我們宗主都死了,你們什么家也沒用!”那名武尊癲狂地喊道。

    這名武尊的動手,也讓在場的其他武者心頭一沉。

    連武家的面子都不給,直接對武家大少動手。

    看起來,邪月宗這五名武尊,已經徹底喪失了理智!

    攀爬第一座火山的武者中,一共有七名武尊,還有數十名的宗師。

    真的聯合起來,他們自然不懼對方。

    但問題在于,邪月宗的五名武尊現在的狀態看起來已經陷入了瘋狂。

    誰也不愿意與瘋狗交手,因為對方會不顧一切地撕咬你,不惜跟你拼得兩敗俱傷!

    何況,對方還是五名武尊!

    因此,在場的武者心中都有些畏懼,誰也不想站出來吸引火力。

    “唉,還是把這五個雜魚也干掉再走吧!

    方羽本想一走了之,但他并不想連累其他武者。

    這群人白來一趟烈焰山脈已經很慘,沒必要再讓他們遭受第二次傷害。

    這么想著,方羽轉過身,朝著站在前方的五名武尊沖去。

    “我在這里!

    方羽語氣淡然地說道。

    聽到方羽的聲音,五名武尊還沒反應過來。

    下一秒,方羽就來到最靠近他的一個武尊的身后,抬起一腳,踹在背部之上。

    “啊……”

    這名武尊慘叫一聲,同時噴出一大口鮮血,往前摔去。

    幾名武尊轉過身,只看到空中劃過一道殘影。

    “咔嚓!”

    下一秒,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響起。

    一名武尊的脖子被扭斷!

    “他在這里,快……!”

    又一名武尊出慘叫聲,而后便是一聲悶響,整個人飛了出去!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12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