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六章 沒有這個規矩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史上最強煉氣期全文免費閱讀有聲小說,要看書在線收聽!
    聽到方羽這句話,侍者臉色微變,看向方羽。

    但他還沒來得及說話,梁金富就走了過去,打量方羽全身上下,眼露戲謔,笑道:“你不會是王艷的私生子吧?都長這么大了?”

    方羽嘴角微微勾起,沒有說話。

    梁金富嗤笑一聲,說道:“現在的學生就是沒腦子,打人?你敢在這里打人?你以為在拍電影呢?打了人,你賠得起醫藥費嗎?打爛這里的東西,你有錢賠嗎?”

    說著,梁金富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王艷,戲謔道:“噢,我倒是忘了,王艷還能去賣身賺錢呢……”

    “啪!”

    方羽上前一步,一巴掌扇在梁金富的左臉上。

    梁金富慘叫一聲,連帶著一旁的女人倒在地上。

    他捂著臉,鼻血橫流,用驚駭而憤怒的眼神瞪著方羽。

    “你,你敢動手?”梁金富憤怒地吼道。

    方羽蹲下身子,對著梁金富的右臉一巴掌扇出。

    這一次,梁金富想要閃避,但奈何方羽速度太快,根本沒法反應過來。

    “啪!”

    又是一道響亮的巴掌聲。

    殺豬一樣的慘叫聲從梁金富的口中發出,他雙手捂著臉,臉頰的疼痛讓他在地上連連打滾。

    他的女伴被嚇得跑向一旁,一邊跑一邊尖叫:“有人打人!快叫保安過來!”

    一旁的侍者回過神來,本想上前阻止方羽,但看到梁金富的慘狀,他被嚇得渾身一激靈,不敢上前。

    此時,周圍的客人都被這邊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

    居然有人敢在安德西餐廳鬧事斗毆?

    這是不想在江海市混了吧?

    安德西餐廳的老板是位大人物,他在江海市的上流圈子擁有席位,能夠與那些頂級豪門的子弟談笑風生。

    這件事要是驚動了那位老板,問題可就大了!

    無論是誰先挑的事,都得負責任!

    王艷和于玥玥也被方羽突然的動手嚇了一跳。

    尤其看到梁金富的慘狀時,王艷臉色蒼白,心中猶如沉入一顆大石。

    方羽當眾把梁金富打成這副模樣,后果不堪設想。

    不僅梁金富會找方羽麻煩,就是這家安德西餐廳,也會追究方羽的責任。

    畢竟這里是吃飯的地方,方羽對梁金富動手,會影響到其他客人。

    不過,也不能怪方羽,方羽也是為了給她出頭,才會動手的……

    怎么辦?要怎么辦?

    王艷越想越心里越是慌張。

    這時候,蹲在地上的方羽卻是站了起來,看向侍者,微笑道:“我剛才問你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

    感受到方羽笑容里的冰冷,侍者只覺雙腿發軟,答道:“什,什么問題?”

    “你們這里,有沒有打了人之后免單的規矩?”方羽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問道。

    “沒,沒有!笔陶卟恢婪接疬@樣問是什么意思,答道。

    “噢,原來沒這個規矩啊,那他就是白白被打了!狈接鹱氐阶簧,一副什么事都沒發生過的模樣。

    梁金富還倒在地上,哀嚎不斷。

    他的臉頰兩邊都腫了起來,看起來像個豬頭。

    侍者見方羽沒有要對他動手的意思,趕緊轉身離開。

    他要趕緊去把保安隊長叫過來,收拾這個囂張的小子!

    可侍者才剛走出幾步,就聽到一道渾厚威嚴的聲音。

    “發生什么事了?”

    一名西裝革履,戴著金絲眼鏡的中年男人從餐廳的二樓走下來。

    不少客人認出了此人,正是上過很多次美食節目的安德西餐廳的老板,陳振宇。

    陳振宇今天正好來這家安德西餐廳視察店面情況,順便開個會。

    剛開完會下樓,就看到了餐廳內的騷動,一時間臉色陰沉下無比。

    安德西餐廳主打的是高檔,安靜,舒適的就餐環境。所以對就餐客人有很多的要求,嚴禁大聲喧嘩,嚴禁吸煙,嚴禁帶寵物狗入內……

    對于違反規矩的人,安德西餐廳的處理很堅決,那就是請離餐廳。

    當然,能來安德西餐廳消費的客人層次都不低,很少人會違反規定。

    可今天,就在陳振宇視察店面之時,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發生了騷動。

    這是絕不能容忍的事情!

    見到陳振宇出現,那些客人看向方羽的目光就變了,有憐憫,有戲謔……

    他們都知道,陳振宇來了,動手打人的方羽絕對要倒大霉了。

    無論方羽的理由是什么,只要他在餐廳內動手,就是在破壞安德西餐廳的名聲,陳振宇絕不會輕易放過他。

    陳振宇直接往方羽那桌走去,邊走邊沉聲問道:“有沒有人能告訴我,發生什么事了?”

    那名侍者臉色一喜,趕緊上前,說道:“陳董,我是負責服務那一桌的侍者……是那名穿著校服的男人對這位先生動的手,而且下手極重,你看看這位先生……”

    陳振宇順著侍者指向的位置一看,便看到扔倒在地上的梁金富的慘狀,臉色微變。

    下手居然這么狠?

    “事情經過是怎樣的的?”陳振宇先往梁金富走去,臉色陰沉。

    “就是那一桌的女士與那位先生認識,然后就聊了幾句,那名穿校服的男人可能是吃醋或者如何,反正就突然動手了……”侍者說道,眼中閃過一絲陰狠。

    小子,繼續囂張啊,現在還不是隨便我怎么說?

    惹怒了陳董,我看你怎么死!

    “立即叫救護車!”陳振宇對站在一旁的其他侍者命令道。

    而后,他走到梁金富身前,蹲下身子,面露關心地問道:“先生,你沒事吧?我已經讓人叫救護車了!

    梁金富捂著臉,看到陳振宇,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強忍疼痛說道:“陳老板……我是山水飯店的梁金富!我之前跟你在江海市餐飲行業協會見過面,我倆還碰過杯呢……”

    其實陳振宇并沒有印象,但表面上他還是點頭道:“我記得你,梁先生。請你告訴我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我必然幫你討回一個公道!

    梁金富怨毒地看著方羽,說道:“是那個小子把我打成這樣的,我什么都沒有做,只不過是因為認識那桌的女人,上前聊了幾句,他就對我動手了……”

    梁金富的說法和那名侍者的說法基本相同。

    陳振宇臉色徹底陰沉下來。

    “他在說謊!”這時候,王艷忍不住了,開口道。

    梁金富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

    聊了幾句?

    他說了這么多難聽的話,怎么會是簡單地聊了幾句?

    陳振宇站起身來,看著王艷,陰沉著臉,眼神淡漠。

    他身上有一陣上位者不怒自威的氣勢,一下就把王艷壓得喘不過氣來。

    王艷心里有很多想說的話,這時候居然一句也說不出口。

    “陳董,那個男人就是罪魁禍首!笔陶咧钢接,說道。

    陳振宇此時才看向方羽,想看看這個無法無天的人到底是誰。

    可是,一看到方羽的臉,他臉色就變了。

    這個年輕人,很眼熟!

    身上的校服,那陣淡然的氣質……

    是方羽!

    是那天晚上,在姬家酒會上見過的方羽!

    對于方羽,陳振宇有著極其深刻的印象。

    姬家這樣的龐然大物舉辦的酒會,能參加的人自然非富即貴。

    即便是陳振宇,也是因為跟姬家旗下的集團有些合作,才會被邀請參加,否則還不夠資格。

    那天晚上,是他第一次見到尊貴無比的姬家大小姐,在一個人面前表現得如此恭敬,甚至可以說是低眉順眼的模樣。

    方羽看起來這么年輕,還穿著校服,卻能被姬家大小姐如此對待!

    很顯然,方羽的身份地位極其尊貴!

    從那時起,陳振宇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找到機會與方羽結交!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120期